古城纪 | 文化与治学的理想之处-芜湖文庙
发布时间:2018-11-06内容来源:安徽置地浏览次数:1661
关注 >
自汉武帝采纳“罢黜百家、独尊儒术”的文化政策,儒家成为显学,儒学奠定了中国古代社会的正统文化地位。而发迹于公元前的帝王祭孔活动,在历代帝王的重视下,进化为典制恢宏的文庙。其庙宇规制和祭祀礼制,都是仅次于皇族等级。

01
庙堂之上 有教无类
登庙堂之高,大抵是中国治学者们的终极理想,也是国家意志的大成体现。不同于西方世界,在中国,宗教对现实世界有着积极的影响。中国古代城市中,除了皇家建筑,能做到气势之雄伟、祭祀之隆重、规模形制之大者,非文庙莫属。芜湖古城里的文庙亦是如此。 文庙,原为孔子家庙。经唐玄宗诏令全国依制隆重祭祀,封孔子为文宣王后,孔庙既成“文庙”,至明清两代,建筑与祭祀礼仪已成定制。创建于北宋的古城文庙,与武庙形成“左文右武”的格局,捍卫着古城建制之完整。 左、中、右三组院落,主从有序、功能分明的建筑群,就是始于北宋实行的“庙学合一”新体制。建筑风格、殿堂配置都恪守礼仪规范,崇儒重教的思想。文庙扩建后,芜湖县令林修力邀礼部尚书黄裳撰,书法大家米芾书写《芜湖县学记》。这是芜湖古城的文庙,也是求学者的梦想之地。古城里声名显赫的“金马门”,便是为通文气与便利学生通行而开辟。 在学宫左右两侧,是学子们圆梦的教学区和儒学衙署。讲堂、斋房、宅舍、训导署等建筑一应俱全,从官方到民间,庙堂之上的愿望,谁都可以公平参与。
微信图片_20181127155208.jpg

02
 治学重教 千年有仪
上香、奏乐、行礼、献表、读经等仪式,是每年春秋仲月,第一个上丁日的大事件。县官、学子们要在大成殿举行隆重的祭孔典礼,届时敬香礼赞,鼓乐齐鸣,是文庙内最大的典礼仪式。
微信图片_20181127155348.jpg
大成殿,是古城文庙的正殿,也是文庙的核心建筑。以大成殿为中轴,自南至北依次排布着的是儒家信仰里的层层礼制。古城的大成殿内,正中供奉着孔子。两侧以其弟子的德才和时间为序,分别以“子”、“哲”、“先贤”、“先儒”之名排位。国人耳熟能详的颜回、朱熹、程颐、韩愈、诸葛亮等人,均位列其中。
微信图片_20181127155403.jpg
芜湖文庙一角
中国的封建时代,素以阶级分化严明行于世间。但在文庙前,一切都是平等的。古城文庙最南面有一门叫“棂星门”,意为孔子是天上文星下凡。从刘邦时代起,祭天前须先祭孔,尊孔与尊天并重。古城文庙奉诏行事,在门外东西两边各立一块“文武官员至此下马”的石碑。
重教和有礼,平等无界,在文庙,千年始终如一。
03
江左故里 学子辈出
古城文庙招生采取从民间俊秀和官员子弟间筛选,每次定额招收的方式,从十几人到二十几人不等。被选拔上的学子,能获得官府供给的鱼肉米粮,免除兵役的特权,只为全力治学。 文庙开设经、史、礼、律、书、乐、射、算、御等课程,在一天里的不同时辰进行,而忠孝节义的道德教育,更成为学子们的一道自律屏障。 金马门在前,体现着古城对学子殷切情义,而名人频出,则是古城人的回报。古城内的状元坊,便是纪念古城状元张孝祥而命名。自明清两代,文庙里考取举人175人,进士42人。 其中李赞、李贡、陶镛都是从文庙里走出来的名人,陶镛更因和吴敬梓交好,而被写进《儒林外史》,也许吴敬梓曾在文庙外踱步,思考着他的巨著也未可知。
微信图片_20181127155443.jpg
作者:吴敬梓
04
知音流水 时代再兴
科举制度废除后,文庙经历了一系列的角色转变。从劝学所到芜湖师范学校,再变成芜湖市的重点中学之一的第十二中学,直至古城改造而暂时的蛰伏。 文庙与古城,仿若知音,彼此成就。如今消失了教育功能的文庙,其历史与精神价值反倒凸显得愈发耀眼。历代学子留下的故事与习俗,和芜湖新世代的人们、芜湖新青年的精神发生交汇,文庙的复兴,就在其中。
微信图片_20181127155508.jpg微信图片_20181127155519.jpg
复兴后的文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