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城纪 | 集聚佛法妙义与文豪雅士之地-能仁寺
发布时间:2018-11-08内容来源:安徽置地浏览次数:1725
关注 >
在芜湖古城里踱步,丈量着城池的距离。在近代西化精神的风华之下,藏着传溯千年的佛教文明。在特有的时代境遇里,古城的佛教与当世文人们,交织出写意美与岁月长的情谊。



01
吴楚之地传佛法

东汉末年,汉室大乱。除却人人皆知的三国故事拉开序幕,多元文化也由此流传开来。芜湖古城内的东寺街,因在纷争时代传入芜湖的佛教文化,而得其名。 芜湖因倚长江之利,从战时起便是兵家争夺之地。同样也因此地利,孙吴时期,在高僧支谦的影响下,芜湖的佛教文化开始兴起。他在吴地一边翻译佛经,一边创作《赞菩萨连句》等乐曲,以传唱的方式进行传播。由此,佛教在芜湖渐渐扎根。 多样文化的包容精神,此时就已流淌在芜湖古城的文化基因里。朝代流转,经过魏晋、盛唐的发展,佛教寺院在芜湖先后多达230余座,其中以广济寺和东、西能仁寺远名最甚。佛教文化里的“不争”、“不执”的特征,逐渐得到中国文人们的偏爱。

menu.saveimg.savepath20181127155835.jpg

02
庙堂之外有真意

芜湖古城的佛教文化,对于在古代参政的文人们,也许有着特殊的慰藉之效。北宋元丰年间,因“乌台诗案”牵连,大文豪苏东坡被贬,远离庙堂,前往汝州赴任。此时东承天院(今能仁寺)的大和尚,蕴湘为人弘雅,广交天下名士。在他的邀请下,苏东坡携幼子苏过从黄州乘船到芜湖,与芜湖名士交游相好。 苏东坡在东承天院内亲写唐代诗人温庭筠的《湖阴曲》,真迹由蕴湘跋刻在石碑中,并镶入寺璧之中。苏轼游玩兴起时,在恰好竣工的“梦日亭”、“玩鞭亭”里题写七言古律。在蕴湘陪同下,苏轼还结交了芜湖名士韦许,并专为其题寄一首《傲轩》。哪怕政局动荡、仕途的坎坷,在友人真意与佛教文化的氛围中,获得人生片刻的宁静。 庙堂之上,心碎者多,北宋大家黄庭坚亦是如此。黄庭坚在绍圣元年(1094)年间受新党诬陷,被“修实录不实”的罪名遭贬,在芜湖寄居一年等候停职处分。在心碎的一年里,黄庭坚向蕴湘求经解意、和韦许诗文唱和,此间留下的诗句也少有伤春悲秋之作。待黄庭坚离开芜湖后,仍与两人相交甚好。 其后更有“苏门四学士”之一的张耒,慕名在承天院礼佛,还将温庭筠断句不准,错将“于湖”当成“湖阴”的错误纠正过来,留下一段佳话。 庙堂之上与寺院低眉,就像两端的尺度,象征着自我实现的两种方式。当朝堂之上的困境劈头盖脸扑来时,在另一处的精神国度里,时代的精神求索者们,自有而自由的相聚着。 
menu.saveimg.savepath20181127155901.jpg

03
蛰伏多年再复兴

收藏有宋真宗御赐真迹的西能仁寺,在战火中毁于一旦。东能仁寺历经毁修,在解放初期成为芜湖市胜利电影院,继续供给着精神力量。 一直以中西并蓄姿态向前迈进的芜湖古城,不曾因能仁寺的没落而忘记它。早在2007年,故宫博物院副馆长、书法家杨新先生为“能仁寺”重新题写匾额,以昭复兴之心。 位于古城内的寺院旧址,在古城复兴计划里,除了再兴佛教信仰,流传至今的文人轶事也将以沉浸式剧场再现的方式,带游客重回课本之外的生动场景。
能仁寺雪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