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城纪 | 儒林街上的烟火与文人雅士,留在了《儒林外史》里
发布时间:2018-11-23内容来源:安徽置地浏览次数:1042
关注 >

鲁迅在《中国小说史略》里如此写到:在经史子集之外,终于有一部褒贬时弊的小说出现了。

menu.saveimg.savepath20181127162336.jpg


01


时间倒回至乾隆十四年(1749)前后。一个男人搁下毛笔,起身对着窗外,长叹了一口气,仿似结束了一段长跑,放置在书桌上厚厚一叠的书稿不言不语。这个人叫吴敬梓,书稿的作品就是享誉后世的《儒林外史》,一经面世引来手抄本无数。但吴敬梓的生活并没有因为作品得到有效的改善,依旧在温饱边缘挣扎着。三年后,落魄薄凉半生的吴敬梓,离开了世间…… 故事的开始本不是如此悲惨,出生在“科第仕宦多显者”官僚家庭的吴敬梓,自小就得到“读书才过目,辄能背诵”的好名声。加之官宦人家的经济实力加持,吴敬梓的人生理应朝着中国传统文人的路子走下去…… 康熙六十一年间,吴敬梓二十三岁,他的新身份是秀才。同年里,他的父亲因病离世,纷争与剧变,在这里埋下了引线。“兄弟参商,宗族诟谇”。在一场争夺遗产的内战中,孤立无援的吴敬梓终以失败告终,留给他的资财寥寥无几。 从官宦公子到落魄书生,吴敬梓的过去和时光一起,一去不复还。

微信图片_20181127162357.jpg
02


《儒林外史》起于成化,终于万历。吴敬梓假代明朝之事写清朝之实,写尽盛世中的阴影。在作品另一侧的现实生活里,吴敬梓过着与传统学子完全相悖的生活。拒绝参加科举考试,醉心于诗酒会友。冷眼之下透露着对社会与人生的深刻洞察,传世之作也在腹中酝酿。
而其中关于大量儒生素材的提取,便来自芜湖古城的儒林街。
微信图片_20181127162416.jpg

时如白驹,34岁的吴敬梓途经芜湖时,冬季大风刮起,被迫靠岸在芜湖江边的鹤儿山下,下船处迎面便是吉祥寺。仅靠一壶茶和三个烧饼充饥自然难掩饥饿,却依旧囊中羞涩少一文,寸步难行。   幸而巧遇芜湖老友,道士王昆霞出手解围。又在鹤儿山和同乡父辈朱乃吾相遇,三人相坐甚欢直至红日西沉。临别前,朱乃吾赠与吴敬梓十两银子。这一段经历,被吴敬梓以“杜少卿”之名写进了儒林外史第三十四回“一文钱逼死英雄汉”。在芜湖交好留下的情谊,也促成他寓居芜湖的写作时光。

微信图片_20181127162425.jpg
03


春去秋来,吴敬梓在芜湖渡过了一段笔耕不辍的日子。闲暇之余在古城的儒林街感受烟火与文雅之气,感受同好之乐。与老友朱卉相聊甚欢时,写下《寒夜坐月示草衣》五律二首等作品。古城的风光、街景、风俗等城市轶事,极大丰富了他的写作素材,因而《儒林外史》之名受启发于儒林街的轶闻也就此流传开来。 和尚、儒生、贩夫走卒等,突破了社会阶层交友圈的吴敬梓,将半生冷暖都倾注在作品中。在写实笔法下,千人千面的对比、实力嘲讽吏治的腐败、科举的弊端、礼教的虚伪,这些另类而真实的内容,令得吴敬梓的作品读来更多一分辛辣与畅快。
微信图片_20181127162448.jpg

今天翻开《儒林外史》,最为熟知的“范进中举”篇里的范进,其原型就是芜湖儒生,陶镛。被中国科举制度淹没的平凡人,在吴敬梓笔下,成为流传千篇的文学形象。
那些存在过的人已经远去,而这些人物和着这座古城,还继续呼吸着。